首页 >> 怀化最美酒店

pk10在线计划免费: 打击黔东南金融黑恶势力,扫除民间高利贷吸血狂魔

打击黔东南金融黑恶势力,扫除民间高利贷吸血狂魔人气:回复:黑恶势力是社会毒瘤,聚敛钱财是黑恶势力犯罪的重要特征,只要有利可图,黑恶势力就会插手介入,严重破坏经济社会秩序,侵蚀党的执政根基,为确保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实效,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检、司法部共同制定了《关于办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对黑恶势力犯罪的认定标准、软暴力、非法放贷等侦查办案的突出问题进行了规范明确。 金融领域黑恶势力违法犯罪活动隐蔽性强、获利快、收益高且易于复制传播,危害极大,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侵害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

在犯罪嫌疑人的“套路”和威逼利诱之下,很多老百姓或者小企业主很快就背负上巨额债务,有的受害人为此倾家荡产,只能卖房还债,甚至被逼自杀。

如多家媒体报道的黔东南州凯里胡加案,对地方民营企业经营造成的致命后果,令人深思。

凯里市格兰房地产公司的法人杨智勇便深受胡加其害,杨智勇曾向媒体表示,因向胡加举债导致最终破产的民营企业不少于6家。

杨智勇本人目前因各种原因不得不躲避媒体采访,作为优秀民营企业家他本来可以在自己的领域大展宏图,因为企业一时资金紧缺,就向胡加组织进行民间借贷,本来是用钱周转资金,盘活企业,但如今却深陷套路贷陷阱,直至负债逾10亿元,而今,他似乎对每一次手机铃声的响起都噤若寒蝉。

二.扰乱正常金融秩序。

金融领域黑恶势力普遍不具有金融资质,以民间借贷为幌子从事非法放贷活动,表面上按照国家有关规定,与借款人签订的是年利率24%的借条合同,而实际还款中往往是按照超过200%收取利息,远远超过法律规定标准。 近年来,胡加主要通过工商银行湛江支行、工商银行黔东南支行、贵阳银行凯里支行、农商银行及信用社等金融机构借入巨额资金,随后以高利息转贷借给凯里市格兰房地产公司的法人杨智勇、凯里市雪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陈绍峰、西南西蒙斯电梯公司法人莫秋耕等一批黔南州企业家。

据知情人透露,仅杨智勇一人背负的高利贷金额达3亿之多。 自2013年来,上述企业主因不堪举债重负,其名下企业陆续倒闭或关闭。

针对贵州省黔东南地区民间高利贷干扰金融秩序现状,有媒体赶赴黔东南州凯里市进行了深入调查。 凯里高铁南站的附近西蒙斯电梯公司,占地500亩的厂区已经杂草丛生,只有一座50余米高的西蒙斯标志性电梯塔孤零零地矗立在办公楼前。

这里,曾经是西南五省最大的电梯制造厂,是贵州工业强省时代的十大制造业龙头之一。

2013年,西蒙斯因企业经营扩张过快,公司法人莫秋耕遂先后向银行和民间举债维持企业生存和发展,于2013-2014年先后两笔向胡加借入4000万元,到2015年,本息共还了7600万元,莫至今仍欠胡100万元。

重负之下,西蒙斯莫秋耕一度脑梗入院一年多,落下了右腿终生残疾。 莫扫望着园区内数十台冰冷的重型机械设备,他的董事长办公室和另外的办公室里,各个角落布满了灰尘,了无生机。 这位在贵州工业强省时代盛极一时的企业家,一时间老泪纵横。 三.衍生出多种刑事犯罪。 金融领域黑恶势力为催收债务,一般采取辱骂、恐吓、威胁等软暴力手段,有时还伴有暴力型犯罪行为,涉嫌非法拘禁、敲诈勒索、寻衅滋事等多种违法犯罪。

我国《刑法》第175条规定:个人或者单位以转贷为目的,套取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后高利转贷给他人,违法数额较大的行为构成高利转贷罪。 谈到企业涉高利贷,一度进入全民舆论的于欢案再度回到记者视野,这起民间借贷中所引发血案背后,放贷一方灰色利益链拨出萝卜带出了泥,因于欢案和吴学占涉黑团伙被处理的公职人员人数,超出了人民群众的想象。 自2017年5月来,山东聊城、冠县纪检及法院公开通报的涉吴学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被查出的公职人员逾20人。 而胡加案中,能从金融机构动辄借出上亿元人民币向企业主放高利贷,个中缘由千丝万缕,令人深思。 四.影响社会稳定。

一些金融领域的黑恶势力,从线下向线上蔓延,由传统的接触式犯罪转变为新型非接触式犯罪,侵害的群体人数更多、范围更广,社会危害大。 如上文提到的胡加,1967年生,贵州凯里人,1980年代末因盗窃罪入狱3年,早年在凯里市经营牌机和地下赌场起家,2016年被贵阳市中院以行贿罪判处缓刑,现经营高利贷。

据知情人向记者爆料,胡加一直通过从多家银行借入巨额资金后向民间放贷。

像这种屡教不改的黑恶势力,有过刑事犯罪记录,重新走入社会不仅没有改邪归正,还进行了更恶劣的组织黑恶势力进行非法高利贷、暴力催收等违法行为。

为了暴利,胡加不择手段,不仅使很多为社会有贡献的小企业主债台高筑,企业倒闭,更使他们的家人朋友蒙受被催债讨债,威胁恐吓的噩梦,严重影响社会稳定。 长沙“文三爷”案是今年初国内媒体热议一桩涉黑恶势力的高利贷大案。 据央视网新闻报道:2010年2月,文烈宏注册成立湖南宏大典当有限公司,以公司化模式高利放贷。 立案调查后在案查封、扣押、冻结其涉案资产12亿多元。 被举报人胡加在黔东南州经营高利贷,与长沙一案有类似之处:致使多名合法利益受损的企业主不敢举报、控告;严重干扰、破坏多家公司的正常生产、经营、工作秩序,致使其经营活动陷入停顿,所开发的房地产项目停工烂尾,严重破坏当地的经济秩序和社会生活秩序。

刚刚过去的2018年,公安部、银保监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以及中国人民银行联合发布了《关于规范民间借贷行为维护经济金融秩序有关事项的通知》,随后最高院发布了《关于依法妥善审理民间借贷案件的通知》,两道“金牌令箭”直击民间借贷乱象。 如同苏银霞、杨智勇、莫秋耕们一样,破产了或濒临破产的企业主,在互联网时代经济的浪潮中,饮鸩止渴似的举债输血最终失去了自己的企业,带来恶性的纠纷后果;而吴学占、胡加们所寄生的“黑潜艇”,在这两道“金牌令箭”的重创下,是否还能安然畅游深海?刹住胡加们以银行为跳板高利转贷的乱象,保住企业家最后的生存权,警惕再发于欢案一类的暴力后果,是中国五万亿规模的民间借贷所面临的现实问题,也是打击金融领域黑恶势力的重要课题。

标签:怀化最美酒店,北京宜县,榆次北辰小区